山海经相关开题报告范文 和《山海经》人物有关专科毕业论文范文

本文关于山海经论文范文,可以做为相关论文参考文献,与写作提纲思路参考。

《山海经》人物

我为什么带着一本《山海经》,去见那个1986年籍籍无名、现在在中国却无人不晓的顾彬先生?这还真是个颇为神秘的问题.

1986年,距离我的黄土南店写作起点十年之后,我手上,已完成了组诗《半坡》《敦煌》《诺日朗》,它们构成了第一部组诗集《礼魂》.而且,我也已开始写作更野心勃勃的长诗《》(我的自造字,读音yī),以拆散、重组《易经》卦象,拼装出一幅我的海图,来撑起我到那时为止的全部现实文化反思.这些诗,血气方刚,能量十足,浸染着被叫做“寻根文学”的血色素:从偏远乡野汲取的生命力,重新打开历史、神话、经典文本、汉字构成等等.“”的铁屋子,刚撬开一条缝,世界和文化,如一道明亮的光,射进黑暗.对我们,它们就像刚刚诞生的.

那时,我甚至还没意识到,连这“敞开”、“取用”,其实也仰仗于“”“噩梦的能量”.我们这一代的文化特征,恰恰是“没文化”.不是受教育太少,而是压根没教育.空白,正好能注入灵感,我们因祸得福之处,第一在不迷信,所有“经典”,新颖、单纯得如同小学课本,完全没有非读不可的压力.第二在自我教育的能力,我一生为数不多的“天才”决定,就是1977年不考大学,似乎潜意识已经知道,那所谓当代大学教育,就等于控制.果然,当年插队时写得相当不错的文学朋友,四年大学下来,思想和学术的能力没见着,只看见被一重重考试榨干的血肉,和他们无一幸免地停止了创作.我呢?走另一条路:自学——给自己提问,激发阅读,组建自己的知识结构.英语有个谚语说得好:“饥饿

是最好的卤汁”,我们1980年代的阅读,不叫读书,叫“吃书”.“”后,出版社一如我们,饿坏了之后,突然面对着满汉全席,想当饕餮,却不知从哪儿下嘴!一时间,古今中外的书本大餐,山崩一样倒塌到我们头上,从全唐诗到希腊神话,从屈原到艾略特.我们向每家刚开门的书店狂奔,笔记本上抄满了互相传递的外国诗句,在我们眼里,这些好东西,根本没有时间性!“”真是一场革命,把它们从时间里“解放”出来,让所有人类杰作,一次性向我们全方位敞开.文学、文化、思想、资源,跨时间、跨地域地碰撞到一起,如一场场美妙无比的车祸.而我们的头脑,就是撞车的地点!

那么,《山海经》呢?那些鱼头兽爪、人脸狗尾、独眼四腿的吓人形象,那些方位恍惚的山名、海名、大荒之名,似真似幻,亦实亦虚,是华夏古人的臆造,还是某个西方超现实主义诗人的狂想?超现实诗歌倒也罢了,可要是远古华夏的故事,那怪诞,又分明有点熟悉,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不就是这样写的么?当代不可思议的现实,拉开些距离,不都像某种狂想的造物?如果把书中怪物看作诗歌意象,而把那虚拟的地理看成诗的结构,一部《山海经》,像不像一首千年前写下的立体长诗,重组时空,勾勒出内心版图和景物?哦,这部书吸引我,因为它真像最神奇的当代作品!

老顾约我在他下榻的北京西苑宾馆见面.在当时,那是北京超豪华的宾馆.那漂亮的大堂,门口的警卫,离中国诗人多么遥远.一个德国人?汉学家?找我干嘛?管他呢,去吧.

那时,老顾还没有翻译过我的诗,他想见我,是因为我应邀马上要去德国参加“大同”世界华文作家会议.1986年,我的英语译者闵福德(John Minford)翻译了给我找过不少麻烦的长诗《诺日朗》,发表在他主编的《译丛》杂志上.他请我去香港中文大学访问一个月,继之赴德,参与德国另一位汉学家马汉茂和旅美台湾作家、学者刘绍铭组织的大会.“大同”,这命名够古典,因为孔夫子和他的“大同”梦.在1949年后,直到1986年,政治上,海峡两岸还在互称“匪”,倒是作家们嗅出一丝“异味”:无论多坚硬的土壤,文学,靠着一颗心灵里顶出的丝丝绿意,都能互相沟通和理解.这次大陆、台湾、港澳、海外华文作家大聚会,是第一次求“同”的尝试.

老顾想见我,也因为好奇.这个写《诺日朗》的家伙是谁?从很早开始,他已经在翻译朦胧诗,通过他的手,北岛、顾城、舒婷的诗都有了德文版.但《诺日朗》不是一般朦胧诗,不止杜撰几个意象那么简单,而是建筑起一个更大的结构.意象依托于结构,而“结构”展开了叙述的更深层次.《诺日朗》发表后,曾作为“精神污染源”,遭到全国范围的大批判.罪名很多:宣扬(这永远是第一原罪),现实黑暗,历史悲观,人民无奈无力.当然,诗写得如此复杂,本身就“反人民”——刻意不让人民读懂,借“古怪”掩蔽反动.那位最卖力的批判者,曾经很得意:“和《诺日朗》比,朦胧诗算什么?!”唉,私下里,我不得不说,这些批判者,至少是够“认真”的读者,他们那些罪名,其实都对,那正是我要写的诗意!只不过,不能当众向他们承认,呵呵.

在我印象里,老顾(我们后来换了这个更中国的称呼)好像从来没变样:清瘦,严肃,语调低沉,“一双忧郁的蓝眼睛”(用友友的话说),不由得女士们不同情.那张很日耳曼的脸上,有刀刻一样的线条,没人会期望在那儿看到大笑,就是笑也总像一丝苦笑,几乎是一种施舍,勉强为应付不得不笑而挤出.和老顾说话,再豪放的人,也会不由自主深沉起来,一切话题都像严峻之极的问题,必须引出重大的结论.这也没错,老顾曾上过神学院,他的表情,简直融合了上帝的眼睛和耶稣受难的鲜血.他的严肃源头还不止于此,老顾属于德国的“68一代”,这批人的政治特征是反叛.因为要反叛曾为纳粹拚命的父辈,连同整个资本主义制度,所以他们要“左”,要革命,而革命行动之一,就是要学中文.我最早的英语、意大利语、法语译者,都是这类西方“二手红卫兵”.潮流中的老顾,1974年来北京上学,中文字正腔圆(很难想像他怎么喊口号!).可惜“”很快结束,输出革命、建立“共产大同”之梦也随即消散.他的中国梦,最后还是落到了文学上.例如对鲁迅的情有独钟,倒不一定仅因为鲁迅曾被称为“中国的尼采”,而更因为在鲁迅身上,他能找回一种理想化的桀骜不驯.这棵“反叛”的野草,不仅被中国溺爱,也被欧洲鲜嫩的青春浇灌着,到处疯长.

第一次见面,除了聊我的生活和《诺日朗》,另一个主题就是瓦格纳.老顾很惊讶于我喜欢他这位同胞,对他那一代,瓦格纳是百分之百的“政治不正确”.不过,我不受那局限,我喜欢瓦格纳的音乐概念:以音乐之力,统合文学、戏剧、美术、表演等等,建立起一种立体和综合的音乐观念艺术.这与其说是理解,不如说是想像,在想像中,给我的大组诗《》找个支撑和出处.我的观点是,如果瓦格纳愿意,他也能写出令人心碎的柔情.因此,艺术家的“大”,能包容“小”.但反过来就不成,小作曲家(我想说:诗人)大不了,能写几个优美的乐句,绝不意味着能创作《尼伯龙根指环》那样的艺术整体.我不知道这番谈话,给老顾留下什么印象,反正他后来用我在德国发表诗作的稿费,给我买来了很高级的德国版《唐豪塞》《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漂泊的荷兰人》,这些瓦格纳歌剧磁带,即使世界早已进入了CD时代,仍一直高居在我伦敦的书架上.

初次见面后不久,我们又在欧洲相逢.“宫斯堡”,在德国南方,多瑙河旁边那座小城,给了我“欧洲”第一印象.那是一股味儿:早晨的小街上,咖啡、牛奶和新出烤炉的面包香.好静谧啊,可老顾在“大同”会上,却朝台湾诗歌开了火.他谈到一位著名的台湾诗人,刚看很喜欢,越读越没意思.这惹火了参加会议的台湾作家们,老顾成了众矢之的.我因为不懂西方的“学术规矩”,穿着一件T恤衫与会,加上发言直率不拘,也被批为一代“狂徒”.其实,我的文章《诗的自觉》,恰恰在反省朦胧诗的自发和浅薄.刘绍铭先生还特意拈出我文章里的句子,要“避开被传诵一时的厄运”,来讽喻喧嚣的大陆文学.可惜,这不足以冷却地域和历史的隔阂,老顾和我,从会上的反派,延续进台湾作家们的文章里.又过了很久,我去台湾时,我的好友、《杀夫》的作者李昂,笑嘻嘻拈出她一篇文章《一匹狂妄的黑马》,哈,那是我啊!

“大同”会议不欢而散后,我做了第一次“返回欧洲”之旅.其中,和老顾以及他女儿安娜的维也纳之行很独特.我们去了维也纳的墓地.这里长眠着那些赫赫有名的作曲家,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等等,但更有趣的是,当我们在墓地中漫步,九岁的安娜,从一块墓碑转到另一块墓碑,一声声叫着“安娜!又一个安娜!”我看着她小小的身影,仿佛不是一个,而是许多.每块墓碑两侧,至少有两个,互相看着,互相都像记忆.但谁能记住谁?你顽皮地找到一模一样的名字,但那后面,“石头并不懂你热爱的一切”.回到北京后,这个安娜的镜头,始终在我头脑里萦绕不去.直到我那年底,写了《记忆中的女孩》一诗,让诗句去承载死亡里的历史——甚至是无历史:

名字四散各处像小小的风

来自你又在你的呼吸之外做着梦

在不远的地下被忘却

或很远走进这想你而你从未来过的房间

那个房间是“鬼府”,隔着记忆,一如隔着死亡,把中国、欧洲、时间、名字,过滤成我自己的诗句,死亡用它的深度和洁癖,把我们变成了同一个.

我住的国际关系学院,属于保密单位,门卫相当森严.一块“出入下车”的牌子竖在门口,传达室里总坐着目光炯炯的老头,外国人要进门,必须严格登记.整个1980年代,能骑自行车扬长而入这大院的,只有一位英格兰勋爵家出身的老嬉皮和老顾.最冷的冬天,他把自己包得密实如一只粽子,趁黑夜到门口,不下车,在老头惊呼中一冲而过.这最中国人的风格,老顾学得极为地道,且为此甚是得意.在“鬼府”里,我赫然发现,老顾喝起中国白酒,竟能和中国诗人有一拚!按那时我们的评级,喝酒分酒徒、酒仙、酒圣、酒佛四档,老顾至少在酒仙、酒圣之间,我不记得他的醉态,或许因为他的特色是喝多少也不改严肃.酒桌上有这么一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酒仙学者,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老顾爱白酒,也用到了诗歌上.多年之后,我在欧洲和他开朗诵会,非假货的茅台(这也是等级的标志)已经常摆在朗诵桌上了.我们且斟且饮且诵,颇有古风.再后来,我发现他对文学的评价,也有了醉意.他说:中国现代文学是白酒,意即浓而醇.当代文学是啤酒,意即寡而淡.这说法,就一般而论,也不算错,但作为严谨的学者,谈论一个时代的文学,哪有如此一言以蔽之的?文学仅属于个人,而且经常是越个性越逆反群体,你说《******梅》《红楼梦》的作者,哪有群体支撑?好的个性文学,永远是醇香浓厚的白酒,劣质低俗之作,放哪个杯子里都是污水.不是吗?

通过老顾的努力,当代中国诗歌与德国读者有了接触,诗人们逐渐出没于德国各地.我曾在老顾的柏林家里,品尝他的酸辣汤.在他的波恩家里,睡在被书山压弯的地板上.在他维也纳的家里,对酌贝多芬曾散步的那座山上出产的白葡萄酒.同样通过老顾,德国各种文学机构,如柏林DAAD、斯图加特幽居堡、波恩伯尔基金会,开始了解并邀请我们.这在物质上、精神上对当代中国第一批漂泊诗人,无比重要.我们离散于自己的家园,却回归了人类更广阔的精神家园.这个更大的家园,给了我们的写作以境界和意义,体会到它的存在,能让一个诗人超越母语的狭义限定,让自己的创作,自觉接受世界语境的判断.

从1991年开始,老顾翻译的我的诗,接二连三在德国出版,我们的白酒朗诵,也连续不断.其中,莱茵河畔波恩的文学楼,曾经是我们的根据地,“楼主”诗人卡琳,由诗友而朋友,再成密友,她和老顾一样,属于“68反叛一代”,且始终是个纯正的理想主义者.她送我的东欧中世纪圣像木板画,现在还摆在我柏林的书房里.2011年卡琳去

世,墓地在能俯瞰德国“父亲之河”莱茵河的波恩山上,我写给她的挽诗《莱茵河——“蓝天”之诗》中有一段:“来啊一座城市窗外飞泻一匹锦缎 / 你的爱移动沉在河底的黄金 // 还原一个女儿一张脸 / 湿湿笼进圣像画夜夜递增的光辉 //悬挂的门云改写一篇演讲 / 死亡的政治用更冷的风锻打辞语 // 墓园那条上坡路继续向上 / 你鸟瞰的历史从未摆渡到对岸……”

1991年,对我的创作极为重要.历史,如庞大的戏剧舞台倏忽转换;现实,在物质、精神双向夹攻下格外锋利.每一天都像一个逼人的问号:怎么活?怎么写?那提问,简直就来自命运本身.好像为配套内心对处境的感受,柏林恍若“天然”地布置好一个巨大的意象库,让我的《无人称》任意挑选.我写《冬日花园》,柏林动物园里,雪夜山羊宛如婴儿的号哭,就扑面而来.我写《战争纪念馆》,“裤裆大道”上的破教堂,就把它那石头脸颊上的雕花眼球,继续朝我炸碎.我写《钟声》,星期日的柏林,就满城摇晃着青铜脑袋,让垂死的神们无辞地祈祷.我写《恐怖的地基》,从希特勒到古罗马的地下室,就敞开它们的断壁残垣,让我步入人类食肉的贪婪.那个夜晚,当我从我临时贵族的客厅窗户,俯视大雪急急落下的Mommsen街,昏黄的路灯,也像照耀在我的奥克兰格拉夫顿路上,一个标题《从我窗户望出去的街道》,连接起这世界所有空旷的街道.那个冬日,当我走进布莱希特故居,赫然发现,他的故居与墓地仅一墙之隔,这是他刻意的构思吗:让我(我们)都成为历史的演员,加入到他这最后一部生死剧作中?“你走去的还是你被变老的那一端 / 草地上的死者俯瞰你是相同的距离”(《格拉夫顿桥》),“世界上最不信任文字的是诗人”(《冬日花园》)……1991年,我在柏林创作的短诗,题材逼近日常,诗句远比国内之作锋利、尖锐,这不是选择,是必须.生存,打磨了诗人,由此打磨了诗歌.同时,“日常”绝不意味着放弃深度和普遍性,恰恰相反,它通过发掘当下的考古学,把每个地点变成处境,让每个词加入思想.因此,老顾最初曾把我写于柏林的诗,“译回”了柏林——加上了那些柏林“出处”,例如把我的《冬日花园》译成《冬日柏林动物园》,把我的《从我窗口望出去的街道》译成《Mommsen街》,把我的《恐怖的地基》译成《希特勒地堡》等等.但这不对头,诗不是旅游手册,而要发掘出具体深处的普遍性.经我要求,这些诗作又被改回了原题.

在国外,我无数次被问道,“出国是不是你写作的转折点?”我知道,许多提问者期待着肯定的回答.但,这些作品,“转折”过什么吗?或只有确认——确认我从中国、从中文获得的那部“思想词典”,依然有效.我的诗、我们的诗,有个原版,就是中国文化现代转型那部艰难而辉煌的“史诗”.无论我在哪儿,一切人生经验都能被兑换成能量,书写它,深化它.一次又一次,“以死亡的形式诞生才真的诞生”(《》).唉,没办法,对那问题,我只能回答:“对不起,不是.”

我能想像,老顾翻译我的诗,有时实在勉为其难.我们的个性气质、诗学观念、语言风格相当不同,这给翻译增加了难度.老顾对我最爱说的一个词是:“你的诗太复杂,翻译起来太难了.”还有“某某的诗,我可以一天翻译一首,可翻译你一首诗得一星期,甚至一个月.”哎呦,对此,我只有解嘲:谢谢,万幸你没说我的诗“太容易”!我们甚至在朗诵会上当众争论过:对诗歌,存在“太复杂”的概念吗?反问一句,难道有“简单的”诗歌吗?唐诗有时平白如话,但它们的诗意,藏在对仗、平仄的形式规则里,那才是对翻译的真挑战.

当代中文诗,难度来自于深度.古典在背后,但文言、白话两个世界,让我们没法因袭.西方在远处,离开了整个历史、文化的上下文关系,简单的移植,常复制着赝品.那,什么是我们的原创?只能是自己提问,自己选择,自己解答.一个世纪的体用之争,到头来结论如此清晰:独立思考为体,古今中外为用.诗复杂与否,端看它的形式,对诗意是否必要.空洞,一行也太多.丰富,千行也不少.所以,我的另一句话,颇得西方诗人们青睐:不要装饰性的超现实,而要诗人发现的“深现实”.深,一定不容易.

我把老顾的抱怨,理解为他的认真.确实如此,《无人称》之后,他知难而上,继续革命,又翻译了我的《大海停止之处》.这个组诗,是我在国外第一次重返大结构、多层次的诗歌空间,去把握漂泊经验中人类的精神语法.再向前,德国Suhrkamp出版《幸福鬼魂手记》之后,挑战的来了:德国汉莎出版社主编Michael Krueger约请他翻译我的长诗《同心圆》,并以一句“这部作品会改变人们对当代中文诗的全部认识”作挑逗.我能想见,老顾的蓝眼睛更忧郁了.他花了将近四年,与这部长诗苦苦搏斗,不仅面对我“著名的”复杂,还面对我这部诗作追求的复杂:从观念到形式,从结构到节奏,从古代典故的使用到刻意设计的语言实验性……真难为了他!

有时,和老顾的交往,也是一场较量.例如一次饭桌上,他借着酒后胆量,公然使用他著名的“垃圾”断语,批评《同心圆》的英译很差,以致我必须坦白地告诉他:“对不起,英语不是你的母语,我决不会在乎你对英译的评价,因为我有足够的英语诗人朋友,告诉我那英译质量怎么样.你不满意它吗?很好,做好你自己的翻译吧,那才是你该管的事.”我不知这话是否刺激了他一下,反正我能感到,老顾翻译《同心圆》,确实花了大力气.

不过,《同心圆》也没辜负他的努力,此书出版后,不仅德语诗人们直呼“伟大”,德国语言诗歌学院更把一年一度最重要的翻译奖颁发给了老顾.《同心圆》,给他二十多年翻译中文诗的工作,一个最高级的认可.这对“复杂”的报偿,难道还不够吗?老顾这次获奖的提名者,德语著名诗人,最重要的俄罗斯、东欧文学翻译家和学者Ilma Rakusa,在准备提名时曾问我:“顾彬翻译这部作品,一定问了你上千个问题吧?”哈,这问题问到了点子上,作为诗人,我们都喜欢译者的提问,尤其我们不懂的语言的译者,因为通过问题的水平,我们的诗歌雷达可以探测出译者思想、美学的质量,比如我的法文译者尚德兰,那时传真机一响,只要看见她的笔迹,我就干脆扔下机器,先干别的去,因为我知道,她那写满“狂草”提问的传真纸,至少会有两米长!可顾彬呢?恰恰相反,着“太难了”,却把嘴抿得紧上加紧,一个问题都没有!弄得我只能猜,他是真没问题?还是怕提出傻问题招人笑话?反正,当我回答Ilma:“根本没有,顾彬一个问题都不问.”哈,Ilma的眼睛,差点瞪出了眼镜片!

老顾写诗、译诗,几十年如一日,其原因,我最近发现,是因为他很——浪漫.慢着!老顾?浪漫?开玩笑吧?!他踢足球、啃书本、背双肩包,说他是运动员、老夫子、学者,都能行,但浪漫?他会吗?那好,先看看这些诗:“如我中有你,如你越过云天和大海,/ 用陌生的影像,喂养你的镜子.// 啊,你的肌肤让我感到陌生.它在冬天如桃,夏天拥抱我时却感觉异样……这样我才能认出你,认出些粉色,开始我远方的理解,/ 关于桃树和肌肤,关于曾经与不再.// 现在我有个感伤的问题,但你没有回答,/ 仿佛我为猜度他人的深度,数点牙齿和头发.”(《远方的理解或者只是一个感伤的问题》);再看:

如果我曾经被爱?是的,我问过自己,

怎样在黑夜辨识一个爱着的女人?

从她从容的步态或冷静的举止,当她

漫不经心举杯啜饮?或者从她

没有风敢掀起的彩裙?不,你说,

从她的疲惫和变中之变,去识别她.

……

这首诗的标题是《你来看花》.几天前,我随意翻开老顾最近(终于)被翻译成中文的《汕头山歌》,一下子就被诗中细腻的感情、优雅的节奏深深吸引.它们被转换成一种情诗的样子,我说“样子”,因为这些诗又超出情诗,或者说,它们提升了“情”,使它获得了某种形而上的意味:“我离去,到午间休歇,她已厌倦 / 飘入夜里的落叶.如平常,如从不.难道她不也 / 时而是花,时而是海?时而是蓝色?她和玫瑰说话……”(《你来看花》);“……她的幸福如此简单,只如此简单,/ 一条白睡裙不可思议的幸福,/ 不逊于白雪……”(《她的睡裙或者关于物中之物》);甚至老顾著名的“垃圾”一词也可以优美地入诗:“让我们今天去心碎吧 / 去山里看废墟,/ 它比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还年轻……”(《佛,垃圾和山》),例子很多.《汕头山歌》被翻译得非常优美,译者德惠捕捉到了老顾的音调,一种带着德语口音的中文呼吸.这些白话句子,没有苛刻如古诗的格律设计,但自然有一种形式感,传达出老顾式的浪漫加沉思.只有诗,如一根探针,能抵达老顾心灵深海中那阵颤动,并形成这些丝带般纯净的语言.所以,我以为,对老顾,“浪漫”不是煽情,而是一种针对现实的态度,一种生活方式.译诗写诗,都是以一种微妙的距离,去保持对生命的轻轻的压力,不是为拒斥,而是要进入;询问自己,不满足于回答,继续询问,再次询问.执拗的触摸中,僵固的日子裂开,让我们瞥见了诗.

神学、反叛、浪漫、诗歌,老顾的四大元素,很有代表性.细思之,更有讲究:神学教育,让他衔接了一个深远而复杂的传统.但神学难保不出错,那个超自然的信仰,毕竟离我们太远了.“68一代”的社会反叛,让他拥有了追问和批判的主动.可反叛经常错,我们一生中,已经见过多少时髦的理论,它们来来去去,一旦失效,只给追随者留下无穷悔恨.老顾的浪漫气质,使他保持个性的鲜活、开放.浪漫经常是对的,因为它刻意有别于实用,让一个人更关注心灵.只要警惕不沦为滥情,那古老、精神的忧郁,本身就是美.这美,最终找到了它的落点:诗.诗永远不会错.它在每一行里,教给我们冷静、自省、、创造.老顾用写诗自我更新,用译诗介绍文化,现在又被译,这文化流动更变成双向的.美,在自觉中日渐丰富.

回到开始,《山海经》就是诗.一部古老、神奇、幻想和幻象五彩缤纷之书.它不依托具体时间,反而包括了一切时间,谁读,谁就在经历古往今来的岁月,也被别人经历着.1986年,我手捧《山海经》,和老顾初次相见.或许,那一刻我就像巫师,窥见诗歌萨满鼓的咚咚声中,我们本来就是一对通灵之物.

杨炼新著《你不认识雪的颜色》获德国罗伯特·博世基金会“华德无界行者”项目资助,本文为该书选章.

山海经论文范文结:

关于山海经方面的的相关大学硕士和相关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山海经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1、山海经杂志在线阅读

2、山海经期刊

3、山海经杂志社

4、山海经杂志

相关参考论文写作资料

山海经刊物 山海经杂志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