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笔记方面论文如何怎么撰写 跟丹巴笔记女儿国的美人和碉楼相关学年毕业论文范文

该文是关于笔记论文范文,为你的论文写作提供相关论文资料参考。

丹巴笔记女儿国的美人和碉楼

如果要给最神秘的爱情寻找一个值得托付的地方,我相信那一定是丹巴.

通往丹巴的道路连接了成都平原和青藏高原,大金川、小金川、革什扎河、东谷河、大渡河五条河流不断与道路交汇,而当五条河即将彼此靠拢的时候,就到了丹巴.

丹巴县城和西部高原所有县城一样,沿河是新建的高楼,老城区里坐落着一排排白色围墙的藏式小楼,摩托车卷着飞扬的尘土从马路飞驰而过,身穿藏袍或者深蓝色土布长衫的老人围坐在街头小店门口聊着家常.城市正在以一种肉眼无法察觉的速度成长,而成长的表象背后凸显的却是衰老和孤独,这也成了西部县城共同的特征.

我没有在县城停留,而是直接去往中路.中路是丹巴地区的一个村寨,它与大渡河上游区域的高山峡谷完美结合在一起,云会突然飘至半空,将阳光切割成浓淡不均的色块,然后撒落在红墙金顶的寺庙上,撒落在沧桑凝重的碉楼上,撒落在四四方方的民居上,撒落在秀丽纯洁的丹巴美人的脸颊上.

卓玛就是这样一个被阳光照得美丽而开朗的丹巴美人——在嘉绒藏族地区,女人大多名叫卓玛.卓玛的意思是“度母”,是藏族百姓心中拯救苦难众生的女神,在丹巴,女性的地位是尊贵的,她们沿袭了一千年前“女儿国”的传统,是一个家族的顶梁柱.卓玛是家里的儿媳妇,和丈夫以及公公婆婆一起居住.在她们家,婆婆主持家里面的事务,卓玛负责接待客人、安排住宿、打理客房、给游客当导游,以及所有家用物资的采购、家庭收支管理.在丹巴,年轻的女人总是很能干,倒是卓玛的丈夫和公公不怎么抛头露面,只帮忙做些家务活.同行的朋友想拍春天的梨花,卓玛欣然带我们前往,在路过村口的一辆拖拉机时,我问卓玛会不会驾驶,卓玛眉毛一扬:“当然会!”惹得我们一阵惊叹.

当晚,我们是在卓玛家歇息的.卓玛一家奉上了丰盛的藏餐,还用热情的锅庄舞欢迎我们的到来.对于这样的盛情,我们只能以开怀畅饮的方式悉数收下.传说西夏王朝灭亡后,皇室成员在末代皇后和嫔妃的带领下从古蜀道来到丹巴一带,他们遵从古代东女国的传统,以女性为尊,繁衍生息.诗人于坚在描述青藏高原的女人时说,她们“无法用汉语中的杨柳腰、樱桃小口或玫瑰之类”来比喻,因为这样的女人“是不可能在西藏这样的地域里生存的”.所以卓玛,以及许多生于丹巴的女人,在她们的身上,除了女性的温柔,还散发出一种阳刚的、健康的力量.她们像高原上的植物,努力生长,用力延续生命,她们拥有蓬勃而饱满的肉体,也拥有丰盈而洁净的灵魂.

它是一座伸向天空的塔,在碧蓝的背景中呈现出毋庸置疑的威仪.当我以仰视的角度凝望它斑驳的身躯的时候,我感觉到这座名叫碉楼的建筑正在耀眼的阳光得弯曲和柔软,它似乎离开了地面,缓缓飘浮在空中;紫红色的光晕笼罩着它,牢牢地将砖石颓化于时间风化的分散之力聚拢,不让它在下一个瞬间飘渺城虚无.我眨了眨眼睛,让视线重新对焦在前方,才终于得以克服光线的阻挠,细细打量这座高大的碉楼.碉楼是古代的记忆,它们支撑着时光深处有关动荡和战争的画面.如果说以女性为主导的丹巴是阴性的,那么在大地上勃起的碉楼则是阳性的,无数碉楼形成了一张隐秘的网络,划出了一片安全的界限.在碉楼环绕的区域内,是宁谧安详的世外桃源,而外部,则潜藏着不为人知的险境.

据说西藏山南地区是碉楼的发源地,随着战争的蔓延,嘉绒藏区成了碉楼的集中区,今天的碉楼大部分是清朝乾隆年间大小金川战役的遗迹.史料记载,清王朝征服大小金川土司用了十年之久,消耗白银高达7000万两.除了山高路远用兵不易之外,横亘于大军面前的碉楼也是难以攻克的障碍.碉楼原本是房屋的一部分,每一户藏民人家都会修一座碉楼,于是在冷兵时代,当战争爆发时,村庄的形态就在碉楼上飞扬的箭镞的轨迹里发生了改变——宁静的村庄成了阵地,每一户民居之间成了彼此呼应的堡垒.当我徒步登上一座山岗时,我望着眼前残缺的碉楼和凌乱的石头,仿佛看到了渗透进泥土深处的血痕.

隐退是一种姿态,它暗示了一种道德上的谦和,而碉楼的隐退则暗示了家园的和平.当战争从生活中走远,碉楼便渐渐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只能以形而上的意义出现在远道而来的旅人的相机里.它们从武士的形象化身为历史和文化的象征,获得了一种含蓄的思想和审美.思想和审美永远是高于语言的,有许多感受只能存在于脑海中那些一闪而过的念头里,无论你怎么用心地去表达,无论你拼凑出怎样的文字,都显得那么单薄和乏味.

碉楼有自己的命运.在动荡的历史岁月里,它们从未看过既定的生活秩序,等生活的尘埃终于落定,它们也慢慢走向了人类生活圈的边缘.风中纷飞的种籽落进石块的缝隙,在下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长出一株绿芽.碉楼的生机离不开这些植物的装点,却也在这些植物的成长中渐渐开裂和肢解.它们在高原的阳光中以残破的姿态揣度着未来的命运,也淡然地等待死亡或者新生.

在中路寨,每天早晨最隆重的事情就是等待阳光唤醒墨尔多神山.墨尔多山在藏区与喜马拉雅山和冈底斯山齐名,是嘉绒藏民心中的圣山,5000米高的主峰在丹巴县境内突兀矗立,高耸入云.在蓝天的背景下,山峰庄严而巍峨,如同佛经所记述的须弥山景致,清代四大皇庙之一的雍仲拉项寺就位于墨尔多山的脚下.

为了让远道而来的我们不带遗憾地离开,卓玛早早就起来煮好了香喷喷的奶茶和酥油饼,以便我们欣赏到墨尔多山的日出.吃过早餐,卓玛带我们爬上了寨子外面的一座小山包,山上有几座白塔,白塔附近的树上缠绕着经幡,早起的藏族老阿妈已经一边摇着转经筒一边给塔座上的油灯添加酥油了.周围宁静祥和,当地的人们并没有因为外人的到来而表现什么异样.

其实,自从《中国国家地理》将丹巴地区的甲居等藏寨评为“中国最美乡村”之后,世代生于斯老于斯的嘉绒藏民就渐渐习惯了越来越多慕名而来的旅人.古老的生活终究在一点点发生改变,原来种植青稞的梯田变成了盘山公路,越来越多的村民把屋子从山上搬到了山谷,许多人家成了客栈,许多旅人选择留在碉楼旁边.高原的太阳出现得急促而突然,当我还沉浸在思索中时,原先灰蓝的天空突然变得明晃晃起来,像一片蔚蓝的湖泊.原来太阳早就跃过了地平线,它一直在爬山,当它翻过我们身后最高的那个山头时,充沛的光芒刹那间倾泻在山谷里.阳光是会流动的,像融化开的乳汁,沿着山谷的边缘快速流淌.一座座白色的藏家小楼明亮起来,风马旗和经幡鲜艳欲滴,从雪山上吹下来的风也变得温暖了,清澈的气息承载着一片盎然的生机.

阳光也照亮了整个墨尔多神山,山巅的冰雪耀如明镜.其实山上除了皑皑的白雪,什么都没有,在那样的高度,不会有生物存在的契机.数万年前的雪凝结成了冰,数万年前的印记被封存在山巅,没有人触碰过.我忽然觉得,天国其实也是寂寞的,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富丽和繁华.为什么人们仍然要将美好的想象寄托在天国上,也许,相对于凡尘的“热闹”,寂寞有时候也是一种灵性的体验吧.阳光下,我看到了村寨里的一座座碉楼,有的残缺,有的沧桑.我也看到了村里的丹巴女人飞扬的头饰,那么轻灵,那么飘逸.

再美的人也会老去,这是命运的悲剧,也是一切美好事物的无奈,令人想来就觉得怅惘.但这也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种规律和法则.没有皱纹和银发的老祖母是无法让人亲近和依赖的,就像没有回忆的大脑一样,是那么寂寞和空荡.活着的人,最美的形态就是顺其自然地走过岁月赋予的履痕,在新的积淀中复原那些已然消散的青春,这是生命的内在诉求,是让美代代延续的,它给予一个家族、一种文明得以健康、丰满和生生不息的养料.

逡巡于时光的罅隙,我看到了沉淀下来的审美价值和人类文明.卓玛一家是幸运的,她和她的家人在不同文明的交汇点上找到了一种平衡;无数碉楼也是幸运的,它们的美没有在现代意义的植入和猎奇中被肢解得七零八落——至少在我离开丹巴的时候,这里的人和往事依旧美丽.

笔记论文范文结:

关于对不知道怎么写笔记论文范文课题研究的大学硕士、相关本科毕业论文笔记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文献综述及职称论文的作为参考文献资料下载。